苏富比的股票创下历史新高。全球艺术市场有望复苏吗?

■记者于娜苏富比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股票创下历史新高。股票价格的这一变化也引起了艺术界的注意。这是今年上半年全球艺术市场复苏的迹象吗?业内人士认为,苏富比股价上涨的部分原因是高端艺术品市场复苏带来的信心增长。

苏富比的股票一年上涨45%,超过了S&P 500公司的表现,这也是其自1988年上市以来的最高表现。

强劲的股市表现是市场繁荣的风向标吗?业内人士认为,苏富比股价上涨的很大一部分是由于高端艺术品市场的复苏带来的信心增长。

根据苏富比的数据,今年上半年的总销售额为28.3亿美元,同比增长4%。

然而,今年上半年,包括买方佣金在内的拍卖总价为24.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2%。

同期,民间谈判超过拍卖,总额3.388亿美元,增长34%。

苏富比的库存销售额也从1200万美元增加到9100万美元。

另一家老牌拍卖巨头佳士得估计今年上半年的销售额为30亿美元。两家拍卖行的结果都反映了高端艺术品市场的增长。

佳士得售出38件超过1000万英镑的物品,苏富比售出106件超过300万美元的物品,涨幅16%。

以5月份在纽约举办的印象派、现当代专场为例,让-米歇尔·巴斯奎亚1.105亿美元的创纪录作品就是其中的一件。以五月份在纽约举行的印象派和当代特别演出为例。让-米歇尔·巴斯奎亚创纪录的1.105亿美元的作品就是其中之一。

正是因为巴斯奎特的作品,纽约苏富比之春最终以3.192亿美元的总价售出了《战后与当代艺术特辑》,成交额为96%。

佳士得纽约的战后和当代艺术晚会拍卖也取得了不错的结果,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0%以上。

苏富比和佳士得都意识到西方战后和当代艺术的强劲表现,并希望将这一增长趋势扩展到香港市场。

从今年开始,苏富比香港开始尝试增加西方当代艺术项目的比重,扩大市场多元化,走向东西方艺术融合对话。

香港苏富比在2017年春季的现代和当代艺术晚会上首次加入西方当代艺术小组。因此,买家反应热烈。八件作品中只有基思·哈林的无标题(双作)没有售出。安迪·沃荷的杰作《毛主席》最终被亚洲收藏家以9850万港元的价格购得,创下了西方当代艺术在亚洲的拍卖纪录。

此外,还据称新任CEO史密斯受到投资者青睐,苏富比正在进行企业的现代化转型。

投资者对史密斯的各种新政策充满信心。媒体报道称,史密斯在任的两年里开展了一系列高调的收购活动。最著名的是ArtAgencyPartners,一家由前佳士得当代部门主管AmyCappellazzo和艺术顾问AllanSchwartzman创办的私人咨询公司。

此外,苏富比还收购了一家法律评估公司和跟踪拍卖的备忘录艺术指数。

业内人士认为,苏富比正在规划艺术电子商务和艺术金融产业链的布局。

内地市场依然稳定,调整TEFAF2017艺术市场报告(Art Market Report)认为,相比之下,去年亚洲拍卖市场依然稳定,全球拍卖市场份额最大,为40.5%,中国市场拥有绝对优势。

然而,今年上半年内地春季拍卖的表现有些不尽如人意,几家大型拍卖公司取得了与去年春季拍卖相同的结果。

人们还没有看到艺术品市场复苏的强烈信号,但整个市场正在平稳过渡。

内地拍卖公司在今年春季拍卖中继续采取减少数量、提高质量的策略。与去年春季和秋季拍卖相比,拍卖项目和特别活动的数量大幅减少。一些拍卖公司甚至将特别活动的数量减少了10个。

在内地艺术市场不断调整的背景下,中国书画和当代艺术都呈现出下降趋势,只有杂瓷除外,杂瓷的数量和价格都有所上升。

具体而言,中国书画行业成交额为34673件,成交额为106.15亿元。营业额和营业额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了7.38%和7.36%。共售出瓷器42503件,总成交额105亿元,分别增长4.29%和28.15%。

据雅昌艺术品市场监测中心统计,2017年,中国书画瓷器杂类物品仍占拍卖成交额的主要份额,分别达到41.54%和40.93%。总体趋势与前几年相同,而当代艺术一直呈下降趋势,直到今年春天达到10.24%,拍卖市场规模进一步缩小。

雅昌的调查报告认为,影响因素是新买家和基金的准入。在市场早期的大规模波动期间,一些买家或投资基金选择暂时退出艺术品市场。然而,随着市场规律的运行,过热的泡沫被消除,艺术品价格的有效合理规划又一次得以实施,使得买家再次回归市场。

很明显,市场绝对被精品所主宰。嘉德之春拍摄的书画作品总数的78%由大观夜市140幅书画作品中的16.65亿元支撑构成,而其他场合拍摄的1360幅书画作品仅占书画作品总成交额的22%。

艺术市场评论员周峰认为,今年嘉德之春书画市场的好转是中国传统艺术在当前市场环境下回归的标志。

从春季拍卖会的总成交额来看,与去年基本持平或更少,所以春季拍卖会在内地的开幕有点平淡无奇。

业内一些人士还认为,由于股市低迷,艺术品买家的现金流正在收紧,这也对春季拍卖产生了一定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从营业额的区域分布来看,2017年春季,香港、澳门和台湾分别占55%,北京、天津和河北分别占37%,与2016年春季同期相比差距扩大。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澳门和台湾占营业额的一半以上。

港澳市场的成熟度更接近欧美市场。该地区市场份额的变化也反映了今年上半年以来全球市场的变化。

国际买家收藏家是未来的亮点,如刘益谦和王钟君,他们一手拿着中国艺术珍品,而在西方购买印象派和中国现当代超级收藏家不再是一个恰当的例子。

今年以来,亚洲藏人已经成为印象主义和现当代艺术“西方舞台”上的一支重要力量,中国的超级藏人对海外拍卖贡献了30%以上,并持有一些海外大师的拍卖记录,收藏西方艺术的中国收藏家队伍仍在不断壮大。

周峰认为,许多相关的艺术活动,如内地和海外的艺术展和拍卖会,使中国收藏家对当代西方艺术家有了更全面的了解。香港艺术市场的天然优势降低了他们购买和收藏西方艺术的壁垒,相对成熟的西方艺术市场体系使内地收藏家能够开始其收藏体系的国际化。

与此同时,不仅东方收藏家接触和认可西方艺术家的作品,西方收藏家也在重新认识中国当代艺术和中国传统书画,在全球化和多元化的艺术市场中探索自己的收藏体系。

在今年春天的拍摄中,西方收藏家仍然关注中国当代艺术和传统书画,并购买了一些昂贵的物品。

业内人士认为,香港艺术市场更加国际化,与纽约和伦敦的差距正在缩小。

它不仅提供了中国艺术家和西方收藏家之间的交流,也帮助西方收藏家更顺利地了解中国艺术。

与欧美收藏家不同,尽管他们在购买艺术品时也会考虑审美和装饰需求,但投资仍然是亚洲收藏家的一个重要因素,尤其是中国内地的收藏家。

周峰认为,内地艺术品市场面临的内外压力,如缺乏价值数亿元的高价拍卖物品,或缺乏公认的绝对质量支持,拍卖物品布局的定价策略,以及收藏家的培养和发展,都是拍卖公司可持续发展面临的挑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