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电信号:经济完成年度目标后,未来经济可能仍有下行压力

随着宏观经济指标的陆续发布,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在金秋十月变得越来越明朗。

根据国家能源局11月16日公布的数据,今年10月,全社会用电量为489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0%,同比大幅增长7.2个百分点。

这是连续4个月的高增长趋势。

投资大幅加速。

同时,国家统计局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份,全国生产者价格指数(PPI)环比上涨0.7%,同比上涨1.2%,连续两个月上涨。

“可以说,经济好转的迹象已经很明显。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管理编辑部副主任成敏·宋告诉记者。

事实上,今年的目标没有悬念。

据估计,如果第四季度经济增长率达到5.9%,今年6.5%的增长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然而,在成敏宋看来,虽然这一年没有压力,但不清楚经济是否见底。

“尽管经济确实显示出稳定的迹象,但一些数据正在放缓。例如,汽车和其他相关服务的增长率也会受到影响。

从长远来看,经济仍面临下行压力。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首席经济学家张永军表示。

数据预热11月14日,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毛胜勇首次亮相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带来了喜人的数据。

“目前,中国经济有四个稳定的迹象和四个好转的迹象,这充分表明供应方结构改革和一系列组合政策的效果正在不断显现。

”毛永成说道。

数据显示,10月份各种经济数据中,工业稳步增长。1月至10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0%,与上半年和前三季度持平。

11月16日发布的用电量数据更直观地展示了经济增长的路径:今年前三个季度,全国用电量同比增长4.5%,增速同比增长3.7个百分点。在20个制造业中,18个实现了电力消费的正增长,其中10个的增长率超过5%。

此外,第三产业和居民生活用电对全社会用电增长的贡献率继续大于第二产业。第三产业中,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用电量同比增长15.2%,商业、住宿和餐饮业用电量同比增长9.9%,金融、房地产、商业和居民服务用电量同比增长12.6%。

「预计今年第四季电力消耗量会继续维持这个势头。全年用电量可能增长约4.5%,显示出经济稳定的良好迹象。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秘书长李普民在分析中说。

总体投资也有所改善。

1月至10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8.3%,比前三个季度小幅增长0.1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加速增长。

特别是10月份私人投资增长了5.9%,比9月份快1.4个百分点,比6月份的负增长高6个百分点左右。

然而,从1月到10月,国家控制投资的增长率为20.5%,远远超过私人投资的2.9%。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认为,明年的积极财政政策可以集中于刺激居民消费。

事实上,消费的增长率比以前慢了。

为了更准确地把握未来一年的经济趋势,高级官员正在调查2017年经济政策的制定情况。

11月7日至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云南进行了调研。

张高丽了解高原绿色产业的发展,考察了河流水资源的保护利用和少数民族新农村建设。

张高丽在座谈会上强调,今年以来,中国经济运行总体稳定,稳步发展,质量稳步提高。经济社会发展取得来之不易的成就。与此同时,经济运行中仍存在许多矛盾和问题。

要保持战略稳定,切实落实积极的财政政策,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继续适度扩大总需求,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改革为主线,注重预期和引导,扎实做好各项工作,确保今年经济社会发展预期目标的实现和十三五规划的良好开局。

10月28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西部开发司副司长陈石率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部委的检查组前往珲春进行调查和监督。

检查组参观了珲春中俄铁路口岸、图们江三角洲国际旅游合作项目、珲春浦项现代国际物流园区等。,并在珲春国际合作示范区通关服务中心和钟超泉河港详细了解了港口转运站扩容改造项目的基本情况和运行情况以及国际航线的运营情况。

“今年的经济形势比年初的预期更加乐观。然而,明年的经济运行仍有许多不确定因素。只有把握住背景,我们才能更好地把握政策的方向。

”成敏松说道。

尽管高层仍在调查下行压力,但11月14日在北京举行了一次总理论坛。

“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目标和任务一定会很好地完成。然而,我们必须看到,当前的国际环境越来越不确定,国内地区和行业的经济趋势差异也带来了更大的挑战。

”李克强总理在会上说。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副所长黄依平作为学术界的代表,在总理论坛上就当前的经济形势和下一步的发展趋势发表了讲话。

“中国现在面临的问题是生产率下降,杠杆率上升,宏观经济政策大幅收缩空。

不可能再像2008年和2009年那样采取短期宏观经济政策来使我们的增长反弹并摆脱目前的困境。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宏观经济政策越来越少空,但我们似乎越来越依赖它们。

”黄依平告诉记者。

“莫尼塔研究”的首席经济学家沈高铭表示,中国经济新旧动能的转换已经开始。

在总理论坛上,他说新旧变革的速度和路径将决定变革能否顺利进行,并将对经济增长产生影响。

稳定增长越大,新经济和新势头之间的差距就越小。

在新旧动能的过渡时期,应适当容忍旧动能的调整和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放缓,重点是促进实现人均收入翻一番的目标。

改革应该先加后减,以确定性地对冲“去全球化”的不确定性。

“中国经济的增长应该在一个相对合理的区间内,这个区间是我们希望的范围,同时也受到很多客观的约束。“中国的经济增长应该在一个相对合理的范围内,这是我们希望的范围,也受到许多客观限制。

如果我们现在追求的实际增长率超过了经济增长上限,总的来说,这一定是过度刺激的结果。因为我们未来的增长主要是通过创造改革红利来获得更高的潜在增长能力。

如果再超过改革红利决定的上限,恐怕改革不会进展到那种程度,那只能是过度刺激的结果。

然而,这些过度刺激意味着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根据历史经验,它将不可避免地滋生资产泡沫,促进杠杆的增加,并可能最终造成系统性风险。

“十三五”以后的四年里,保持6.5%的速度就足够了。我认为它也很好。不要一年比一年下降,保持在平均6.5%的速度。这样,我们就可以确保第十三个五年计划在2020年完成。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芳在年度金融会议上告诉记者。

摩根士丹利华信证券宏观经济研究主管张军表示,保守估计今年的经济增长率为6.6%,但今年10月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调控将对未来两个月和明年第一季度的销售数据产生影响,因此到明年第二季度,房地产投资增长率将明显下降。

“2017年经济增长的下行压力仍然需要高度关注。

宏观政策在新的一年里不太可能大幅调整。

财政政策将保持更加积极的水平,并将适度加强。

明年的主要政策措施需要从刺激中长期投资转向降低税费。

货币政策转向全面宽松的可能性很低,将保持稳定、中性和适度紧缩。

在这方面,我们需要考虑维持稳定的汇率、美联储加息进程的制约因素以及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和金融风险等因素。

”潘向东说。

发表评论